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71-3696092
邮箱:service@aywfzj.com
新闻中心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纺织名城夏津的跨界转型

编辑:杭州鑫钰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纺织名城夏津的跨界转型

地势高亢,土壤沙性,适宜种棉花,600多年的棉花种植让夏津有“银夏津”美称。几十年来,繁荣的棉纺织产业,夏津的又一称号为:纺织名城。

而今,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全国棉纺织产业市场饱和,“银夏津”的出路在哪里?

原来纺线,现在生产酒水;原来织布,现在做电动车零部件。随着对市场的重新审视和政策的引导,跨界,成为夏津企业转型的新选择,“银夏津”也因此变得更为多彩。

遭遇天花板

夏津天宏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自祥并不愿提及2015年公司的运营情况,不乐观的盈利前景让他很苦恼。尽管如此,谈到鼎盛时期的公司业绩,他仍旧充满激情。

2010年,天宏年盈利六七百万元,而近几年的数字则萎缩严重。

回首天宏刚刚创建的2007年,借助产棉大县的优势,棉纺织企业在夏津遍地开花。“买的贱、卖的贵,中间别浪费”,靠着这个不二法门,一大批棉纺织企业经营者发家致富。

如今,这种情形只能出现在谈资中。“拿现在市场行情来说,国内的皮棉收购价格为12000元/吨左右,这一价格基本与从缅甸进口的棉纱价格持平。若要达到缅甸纱的制作工艺,每吨至少要多出1000元的成本。”王自祥说。

这从全国棉纺织行业形势也能窥见一斑。

今年1-10月,我国进口200万吨棉纱线,相当于去年全年棉纱线进口总量。国内外棉花价格近5000元/吨的价差,让中国纱线产品失去了应有的市场,来自印度、巴基斯坦等国的纱线产品在我国中低端纱线市场上占据了大量的份额。

在市场大潮冲击下,棉纺织行业面临市场需求不足、内外棉价差高企、进口纱冲击等诸多不利因素,棉花原料价格不稳定,用工、用电等生产要素成本不断上涨。棉花行业的波云诡谲,让许多不能稳把操盘的企业“谈棉色变”。据夏津县中小企业局和统计局提供的数据,鼎盛时期,夏津的棉纺织行业达到149家,现在的数字则是80家。

比王自祥更为绝望的田文星,则在2013年直接把苦苦经营9年的山东恒顺纺织有限公司关停。从3台纺纱机器发展到13台、2万锭的规模,现在专心做微电子控制器行业的田文星提起棉纺织行业仍心有余悸:“价格时起时伏,小企业任凭摆布,即使现在棉纱价格涨上去也不会再干这行了。”“棉纺织业是个哪里穷就到哪里去的行业,没有科技含量,哪里电费低、人工费用低,在哪里就能盈利。”作为棉纺织行业的“老人”,山东圣源集团董事长张建福对此感受颇深。

搭上政策顺风车

12月12日,在北京召开的德州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推介会上,张建福签到了“大单”。圣源集团与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叶祖光以及北京宝德润生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

按照协议,叶祖光团队将在3个月内完成对项目的工艺研究及质量研究工作,北京宝德润生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则负责剂型、服用方法、产品包装等方面的设计。

但是,这次签约却与棉纺织业没有半点关系。此次张建福的目标是把夏津桑葚做成自己的品牌。

叶祖光曾是屠呦呦麾下成员,在中医药领域有一定权威。”成功引入叶祖光,让张建福很有底气。

而能与科学大咖的“牵手”,张建福将之归功于搭上了政策的顺风车。

前不久,市委、市政府出台《德州市建设协同发展示范区人才支撑计划》和《关于加强企业家队伍建设的若干办法》两个人才工作政策性文件,坊间形象地称之为人才新政“黄金30条”。正是这一系列优厚条件,促成了叶祖光团队的到来。

如果说圣源集团的跨界是“逃离”棉纺织产业,而鑫秋公司的跨界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鑫秋公司是山东有名的棉花育种企业。不满足于只发展育种产业,他们把产业链延伸到纺织行业。不同于以往的低附加值运营模式,鑫秋打的是高科技牌。

棉被直接放在洗衣机里水洗,晒干后棉花依旧蓬松、柔软。夏津鑫秋家纺生产的这种水洗棉被,颠覆了人们以往被子只能晒的观念。除此之外,婴儿襁褓、高效抗菌微纳米纤维混纺纱线等,一系列新式棉纺织产品相继问世。

面对棉纺织行业的低迷形势,无论是“逃离”还是选择坚守,夏津企业的背后,都有政策的影子。

今年以来,夏津确定包括棉纺织企业在内的30多个智力支持项目,相继与山东大学、东华大学、山东农业大学、中科院能源研究所等高校和科研院所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这些,为传统企业转型突围增加了助力。

求索新领域

转战酒水行业,张建福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水土不服”,棉纺织企业的经营经验同样适用于酒行业。

从南方运来古老窖泥封存酒坛,设立专营店直营直销,将白酒产业尽力做到极致的张建福,又把心思放在夏津古老的桑葚树上。

依托成片的桑葚树,正宗的原料,2014年,夏津被认定为道地药材基地。去年,圣源的桑葚酒生产线正式投产,在直营直销模式的基础上,张建福也乘上“互联网+”的东风,在央视网商城等几个线上平台亮相,获得不少女性消费群体的青睐。“增强免疫力、缓解体力疲劳、抗氧化、缓解视疲劳、祛黄褐斑、辅助降血糖”,浑身是宝的桑葚,有多少功用就要做出多少种产品。这些正是叶祖光团队将要研究的问题。

张建福对桑葚的期许不止于桑葚酒,他的构想是建构绿色健康食品体系,做大健康产业。建立国家级重点实验室、设置桑葚产业的技术标准,意欲做成桑葚产业标杆的张建福正在这一蓝海领域奋力拼搏。

而天宏纺织选择的突围之路是进军电动车市场,生产电动车控制器。2014年,山东天宏鑫凯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棉纺(产业)靠原料,电子(产业)靠创新。”天宏深谙这一行业与经营棉纺织行业的不同。去年,天宏在深圳的研发中心落地,目前已自主研发了十多种产品。

山东作为电动车大省,对相关部件的可观需求让天宏很有信心。如今,天宏把精力集中于生产大功率的电动车控制器上,希冀在这一领域作出大文章。

不管是张建福,还是王自祥,谈到会不会放弃棉纺织行业时,他们流露出的是与棉纺织行业的真感情:棉纺织行业虽属于产业链的低端位置,但这个行业不可缺少也不会倒。他们坦言还会继续在这一领域小心经营。“夏津是棉纺织大县,中小企业众多,但普遍层次较低,缺乏核心技术。我们必须转变发展理念,坚持科技、创新,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机遇,探索新领域。”夏津县委书记王春利说。

上一条:窗帘应半年洗一次 下一条:印度或提前完成棉花出口目标